玉关山

【恶友组】假装沦陷的人生(短打一发完)

01

窗外是一片晦暗,阴云满布。


萝塔从面粉口袋中钻出来,鼻子上沾满了显得有些脏兮兮的面粉。

她打了个喷嚏,吉恩随后听到了期待之中吸鼻涕的声音。

吸鼻涕的声音刚结束,他便听到萝塔问,尼诺为什么还没有来。

她说,外面快下雨了。


他漫不经心地托起架上的报纸,信手一翻,看到当局关于本区的一些调整计划,随意扫一眼,他叹了口气,又觉得自己叹得委实有些莫名其妙。


半晌后,他听到自己轻声说道:他快来了。


02

尼诺踩着雨水的节奏,湿漉漉地从门缝中钻了进来。

门外关住了冷冰冰的大雨瓢泼。

彼时...

【文野】馥郁芬芳。「迟到的情人节贺」

馥郁芬芳。 


OOC特严重

特难吃

CP:太中太(赠品社乱/梶与/芥敦)


*00


腐朽已经提前退场,他们的宁静馥郁芬芳。


 *01


中原中也在回家的路上。

附近高楼的霓虹灯忽明忽暗,红色灯光映得中也的脸犹如鬼差般严肃,他扶了扶歪下来些许的帽子,寒冷的冬风几乎无孔不入,钻进肌肤的每一条肉眼不可见细缝,仿佛迫不及待地要与血液相融相合,一阵刺骨寒凉。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一下,屏幕上亮着点儿微弱的光,中原中也掏出来一看,...

【御千】吃醋的答案 「短文 END *算是七夕贺」

注意事项

*借用曲样「ヤキモチの答え」
嫉忌的答覆。

<<<最早期文风存档


吃醋的答案


CP:御千


*00

御子柴実琴感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胸口时常会酸酸的,像是小时候玩憋气游戏的时候撑到快要憋不下去的时候,那时候才会感觉到的酸胀感与轻微的头疼,这种感觉,夹带着不甘心,最近时常会感受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完全说不清楚,却不愿意去纠结,也不愿意仔细想原因。

阿,会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呢。

真奇怪呢。

*01

走廊的一边,御子柴実琴与名叫佐仓千代的少女站在窗边。

阳光暖暖的,空气中...

©玉关山 | Powered by LOFTER

咸鱼干




@顾源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