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廷妻

【轰出】深夜便利店


 

01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天空漆黑如墨。橘黄色的路灯正一盏盏地哑在夜幕里。凌晨三点的空气凉薄得毫无情义,却吸引着被深夜所困惑的游民。

 

24h便利店,毫无疑问是整条街道上唯一能够给予温暖与宽厚的歇脚地。

 

那便利店的灯,恍惚似朦胧的月光。

 

轰焦冻在温柔的灯光下驻足片刻,却没有进去的意思。只是一味地躲在阴影之中,兀自凝视着从店内流溢而出的那点柔软的光明——是所谓人之趋光性。

 


 

便利店的自动门却意外地打开了,一个生着一头卷发的家伙独自出现在夜幕里,颤抖着的双手举着一盏小小的手电,手电突兀地照亮了轰焦冻躲在暗处的半边身体。

 

他看到他还穿着某高级中学的校服,是个中规中矩的学生模样。

 

绿谷松了口气,于是熄灭了手中的手电筒,试探性地开口道:“抱歉,那个……”

 

“什么事?”他匆忙打断,语气里有仿佛被突兀搭话后的不快。

 

“看你一直站在那里……那个,还以为是最近图谋不轨的……”他说道一半就已经颇具羞愧之意,于是兀自停下,改口道:“那个,外面很冷,为什么不回家呢……?”

 

话一脱口自觉不妥,的确是没有资格插手别人的私事,于是停下来揉揉脑袋,兴许是时间太晚了,生物钟紊乱,连脑筋都开始迟钝了。

 

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对方却没有回音。

 


 

“没什么。”他的声音冷冷的,是有抗拒之意在其中的,绿谷出久听得出来,却不好深夜将他一个人丢在外面,只好硬着头皮接道:“那要不要……进来暖和一会?”

 

被邀请的少年愣了愣,片刻才将目光落入他被灯光映照得暧昧不明的碧绿眼眸里。

 


 

02

 

进到店里,他才发现他拥有不与寻常人类似的发色——半白半红,匀称到再鬼才的染发师也无法将头发染到如此境地。于是他下意识地询问道:“发色,是天生的吗?”

 

被问到的对方垂下眼睛,半晌没有接话。默认实际上也是回答的一种,只是他一直在想,为什么第一个问到的不是脸上的烧伤?他摇了摇头,却被自己愚蠢的想法吓了一跳。也许是深夜,生物钟紊乱,连脑筋都开始迟钝了。

 

绿谷出久大致也了解了这个深夜不归的孤独少年的性子,知道他少言寡语,宛若刺猬般与人不容,于是只是好脾气地笑笑,问道:“那个,要喝点暖和的东西吗,我请客。”

 

对方仍然是没有接话,只是默默地掏出了钱包,当他掏出面额不小的钞票时绿谷出久还没怎么震惊,只是当他笑着回绝时,少年竟然又掏出了整整一叠如此面值的钞票,绿谷出久这才开始在心里默念,原来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啊……!

 

“那个……好吧,收您520元。”说完熟练地打开收银柜开始找零,问道有没有零钱的时候,对方甚至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啊……!绿谷感慨,值一晚上夜班也没有人家皮夹里零用钱一半多。

 

绿谷匆忙感慨了一下现实便开始为他的深夜客人加热食物。放进微波的时候他还悄悄地往少年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他很安静地坐在那里,一排长长的休息座,于深夜里竟被他坐出一种莫名的孤寂。

 

绿谷看了看腕表,深夜三点二十五分,是个世界已然沉睡的时间。

 

他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忽然很想走过去,坐到他的身边去。

 


 

03

 

于是他真的这么做了。

 

将暖食端过去给他的时候,绿谷放下托盘,竟自然地在他身边落座了。并且摘下围裙和工帽,颇有一种“我要深夜翘班啦”的豪气,他拿来两份餐具,一份递给对于他的落座颇有些惊讶的少年,一份自己拆开使用。

 

眼前的热粥热腾腾得,晕染在玻璃窗上的雾气,对于深夜来说也是如此疏离。

 

他说:“吃吧。”于是动起了勺子。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照他的样子拆开餐具,木柄的勺子握在手里,明明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他却蓦然感到一阵安心。

 

室内寂寂,只听见吞咽的声音。他的工时到凌晨六点结束,在这深夜的两个半小时里他还有机会劝说少年回心转意。于是他放下碗,努力地在脑里遣词造句,譬如什么深夜不归家长会担心啦,譬如什么小孩子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很容易遇到「敌」啦,譬如什么危险啊辛苦啊社会人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啦……总之他想着想着,竟然自己一个人先感伤起来。这孩子肯定也拥有很棒的「个性」,即便如此也要自暴自弃吗?那如果是没有「个性」的自己……

 


 

“喂!”纷乱的思绪被他的声音打断,少年颇有些着急地问:“你怎么了?”

 

啊啊,原来是在不经意间已经落下眼泪了啊,深夜里人也格外脆弱啊。太丢脸了,绿谷慌乱地用手擦拭,湿漉漉的脸颊落入他疑惑不解的眼睛里。

 

“你为什么哭?”他问。

 

绿谷抬起头来对上少年的眼睛,半晌,却没有回答的勇气。

 


 

“没什么。”绿谷的眼泪已经擦干,此刻只剩下一双被水洗过般清澈的眼睛。

 


 

04

 

结果到最后,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少年的吃相很优雅,一直到最后放下木勺,绿谷只是看着他,也没能说出什么。直到少年默然地拿起书包,很轻很轻地站起来,他才刚想起自己要说点什么,却突然被他打断。

 

“我叫轰焦冻。”他说,“谢谢你了,绿谷君。”他还在为对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惊奇,却只见少年垂下眼来指了指他胸前最靠近心脏位置的名牌。

 

“再见了,我会回家的。”

 

仿佛要让他安心,少年走出便利店时还背身朝他挥了挥手,但是那身影很快就融化在深夜里,再寻不到一丝踪迹。

 


 

05

 

都怪深夜。绿谷心想,否则就不会在陌生的男高中生面前落泪了吧?明明人家还是个一心想要离家出走的迷茫孩子,自己却在人家面前露出了丢人的一面……

 

不过也好,让他知道其实当个社会人也没什么好的,这样就能安心回家去读书了吧?

 

他正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却突然被人在身后拍住了肩膀。

 

“绿谷君——!”他被吓了一跳。待看清人脸时不由得松了口气,“什么啊店长,这样会被吓出心脏病的。”

 

“抱歉抱歉!哈哈哈,怎么啦,还在辛苦工作吗?这里有你的表扬信噢!”说着运用「个性」使一封信从休息室内飘了出来,的确是一封信,上面用黑笔写着他自己的名字。

 

绿谷正感到狐疑,只见店长就已经将信拆开并拿在手里念了起来:“敬启,亲爱的绿谷先生……”

 


 

只顾害羞的绿谷慌乱地捂起半边脸来,“什么啊店长不要念了好羞耻啊……”

 

“才不羞耻呢。”这样说的店长又自顾自地念了起来。“非常感谢你……”

 

一封信念毕,绿谷才后知后觉寄信过来的不是那深夜中拥有孤独气息的少年,而是另一个,很久以前曾经因「个性」仿佛输人一等而深夜买醉的男人,想要成为英雄的心愿不输旁人。自己曾劝慰过他,走时他也恢复了些许精神。他在信中交代时隔如此之久才来表达感谢之意真是不好意思,只是现在终于等到一切都步入正轨了,才安下心来写信,他还在心中细心地关照了绿谷的各种情况,事无巨细。绿谷听罢笑了笑,只是说,“那么我要写回信吗?”

 

“随你心情啦,绿谷君。”店长笑着眨了眨眼睛,“只是你毫不犹豫地去就去帮助人这一点,这么多年了还真是没有变……”

 

毫不犹豫,没有一丝迟疑。在思考之前身体就先动起来了。如果不是一直秉持着这种想法的话,他也不会在当年委屈地考入经营科,也不会为了维护社会的和平而以经营人的身份考进事务所,教会英雄们如何趋利避害,最大限度地用「个性」维护世界的安定。

 

他也逐渐开始安于现状。

 

所以说一切事物仿佛冥冥之中早有注定。随着年岁渐长,他也开始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成为英雄,不能只通过一种途径。」

 

在NO.26号的英雄观察笔记本上,他庄而重之地写下了这句话。

 


 

06

 

现在,他正在补充这本写得满满当当的笔记。

 

来坐晚班之前在事务所门口遇到了最新来应聘的青年英雄,的确拥有很出色的个性,看得绿谷一时都忘记了自己还有深夜兼职的事情,还好来了之后店长没有生气,松了口气后也就来到了工作岗位上工作。

 

天色渐晚,闲下来之后,绿谷便手痒地拿起笔来开始回忆。

 

正努力地补充英雄个性的缺陷时,便利店的门却突然响起了「欢迎光临」的声音,“欢迎光临!”他匆忙起身,手中的笔也跌跌撞撞地落在了地上。

 

猛然抬头,正对上一双异色犹如宝石般美丽的眼睛。

 

——是那个深夜里孤独的不可思议的少年。

 


 

07

 

在他说出“和上次一样。”的话语时绿谷还没有缓过神来,那个少年却已经走到收银台前熟练地拿出皮夹来付款了。绿谷一个回神,为自己的心思涣散感到丢脸,只能匆忙道:“是!总共520元……”

 

少年拿出整钞时他仍是头痛了半天来给他凑齐找零,接回零钱时少年看都未看便塞回包里。他坐了与上次相同的位置,只是此时他的背影并没有上次感觉到的那样悲伤,绿谷心想。

 

等着事物在微波里加热的间隔,他低头看了看腕表,三点二十五分,只身一人的少年,又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他带着托盘将加热好的热粥端到少年的位置上时,他看到这孩子罕见地露出了柔软的表情。“要……一起吃吗。”他问话的声音小到几乎微不可察,只是还是被绿谷给敏锐地察觉到了,于是他仍然拿来了两份餐具,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加热自己的份,最后他只好回到货架上拿来了一桶泡面。冲泡好后,他对着少年微微一笑,“吃吧。”

 

轰焦冻一如上次般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与眼前的事物和手中的木勺都没有关系,时间、地点,他通通不在乎。他是只要看到眼前这个人的笑容,那种柔软而又温暖的笑容,听到他说:“吃吧。”时的真诚的语气,就会感到莫名的安心。

 

绿谷出久。他在心底不断默念着这个名字。

 


 

08

 

能问的事情几乎为零。在相顾无言地吃完这餐夜宵后,绿谷出久才察觉出了空气的凝滞。

 

“那个……”他开口打破这种沉默。

 

轰别过头去看向他。

 

“也没什么……就是在想,你怎么总是这个时间过来。”绿谷问。

 

“有补习课。之后还会有……训练。只有这个时间才能出来。”他回答。

 

“这样啊。”绿谷由衷地说,“真辛苦啊,轰君。”

 


 

轰焦冻不知道已经从多少人的口中听到“真辛苦”“不容易”之类的话,当然也伴随着“不愧是安德瓦先生的儿子!”或者是“名门出英雄!”之类的赞叹,或多或少真情假意种种,都随便吧,无论怎样都好。所有人都只不过把自己当做那个「安德瓦」的儿子。但在那之后呢?超越Allmight?超越父亲的心结?这样就算是结束了吗?

 


 

“轰君,真的很厉害呢!”他笑着说,将他从思绪中带回现实。

 

他注意到了,是「轰君,真厉害」,而不是什么安德瓦的儿子不愧是安德瓦的儿子,也不是你要完成我的野心你是我最厉害的杰作。他默默地攥紧衣角的褶皱,不甘心地说,“我是安德瓦的儿子。”不等绿谷回答,他便继续说,“是那个NO.2的英雄安德瓦。”

 


 

紧接着,是漫长的沉默。

 


 

“欸——是这样吗。”绿谷罕见地没有在听到大英雄的名字时露出兴奋的表情,他只是笑了笑说,“可轰君你毕竟不是安德瓦哦。再厉害,也只是轰君你很厉害!”绿谷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许只是因为对方——那个也许年仅十几岁的孩子,露出了受伤的表情。那种表情告诉绿谷——他在求救,不知道在因为什么向他求救。

 

他在求救。

 


 

是轰君你很厉害。他在心底重复着这句话,他开始突兀地感到委屈。对于年仅十四岁的轰焦冻来说,他感到委屈。

 

为什么呢?这一切都很奇怪。明明是刚刚认识的人,明明是毫不了解的个体,世界上有六十亿人,恰好遇见的人,却能够在深夜里给予他最质朴的善意,往昔那些流泪流汗可能还要流血的日子里,会不会有人愿意停下来给予他这一点最质朴的善意?

 

他不知道。

 

所有问题都无法难倒的轰焦冻同学,他不知道。

 


 

09

 

最后在深夜四点十八分的时候,他说,“我要走了。”

 

已经很晚了,他甚至不记得他们之间到底聊了什么,也许只是关于他那些残破的人生和命运,而他只是默默地听着,就那样看着他下意识地捂住半边烧伤的脸,然后在深夜时给予他一双沉默的耳朵,一双清澈的眼睛,他会说,“轰君,你毕竟不是安德瓦。”他会说,“轰君,你很厉害。”就是这样一个人,使他愿意敞开一切去面对。他感到安心,莫名的安心。就在这间深夜的便利店里。

 


 

“也不早了,要快点回去喔。”绿谷笑着说。

 

他拿起书包,最后看了一眼便利店干净的长桌,看了一眼倒映在玻璃窗上他模糊的影子,看了一眼拥有一头蓬松卷发的他,他笑了笑,在他自己的印象里,自己都从来不是一个这么爱笑的人——他手指着他最靠近心脏位置的名牌,轻声呼唤,“绿谷出久。”他望向他,问,“怎么啦,轰君?”

 

他看向他,饱含一种复杂的感情。

 

“我会成为超越父亲的最棒的英雄的。”

 

他说这话时,一直坚定不移地看向他清澈的眼睛。

 


 

10

 


 


 

——“到那时,我会回来找你的。”

 


 


 


 


 


 


 


 

11

 


 

他们之间没有提何时再见,也没有提未来是否会相见。

 

临别的那个晚上,十四岁的轰焦冻看着他的眼睛立下誓言,他说他会成为超越安德瓦的最棒的英雄。

 

在那之后呢?他一直在便利店里做兼职,偶尔值晚班;他一直在事务所工作,偶尔换本子。他攒了厚厚的一摞,从他立志当英雄到现在他三十岁,除了中途某些小小的插曲,人生一直平整无波澜。他没有等到他的到来,却等到很多关于他的消息,在这所城市或是其他城市,他的身影活跃在很多地方。

 

成为很棒的英雄了啊。有时在屏幕中看到他的身影,他会突然发出感慨。

 

在那之后呢?人们公认的半冷半燃的焦冻英雄——在抢救了某市一起特大恐袭爆破案之后,成功成为了人们交口称赞的NO.1英雄——像是当年的Allmight。他看着便利店的宣传板前换上他的肖像,看到扭蛋机里大量投放他的扭蛋,看到城市的每一处雕像都昭示着人们对他的憧憬……

 

太好了,成为最棒的英雄了啊。他笑着,在某一天的深夜里取出他曾购买过的夜宵,轻轻放进微波里加热。

 

明明现在大家都已经不用微波了,他却还是固执地这样做。

 

寂静的深夜里,开门所发出的「欢迎光临」听起来也格外清晰。

 

“欢迎光临。”他颤抖着说,却不敢抬头,只是低头看到腕表上显示出的时间——三点二十五分。

 

是深夜。

 

已经是深夜了。

 

便利店的灯,像是城市唯一的,朦胧的月光。

 


 


 


 

尾声

 


 


 


 

“成为最棒的英雄了啊,轰君。”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蒙上他渐渐朦胧的眼睛。另一只手滑到他的肩膀,下一秒,他跌入了他的怀抱。

 

“还是这么爱哭啊,绿谷。”

 

听着他胸腔里跳动的声音,散乱已久的灵魂碎片,似乎在这一刻,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END

 


 


评论(5)
热度(178)
©盐味廷妻 | Powered by LOFTER

吃白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