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廷妻

【御千】吃醋的答案 「短文 END *算是七夕贺」

注意事项

*借用曲样「ヤキモチの答え」
嫉忌的答覆。

<<<最早期文风存档


 

吃醋的答案

 

CP:御千

 

 

*00

御子柴実琴感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胸口时常会酸酸的,像是小时候玩憋气游戏的时候撑到快要憋不下去的时候,那时候才会感觉到的酸胀感与轻微的头疼,这种感觉,夹带着不甘心,最近时常会感受到。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完全说不清楚,却不愿意去纠结,也不愿意仔细想原因。

阿,会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呢。

真奇怪呢。

*01

走廊的一边,御子柴実琴与名叫佐仓千代的少女站在窗边。

阳光暖暖的,空气中升腾着逐渐上升的温度,幻化出眼前不真实的朦胧。

鹿岛游又不知道从哪里一闪而过,深蓝色的身影一瞬消失,最后以光速冲到了站在御子柴身边正在谈笑些无聊事情的佐仓千代身边。

“小千代——小千代有没有喜欢的人?!”

她这样大声地问了出来。

“诶——这个……“

蝴蝶结少女显然是被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了。

御子柴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瞬间涨红了脸,脸上挂着的是像小孩子在犯错时才会有的惶恐和不安的神色。

「明明不是在问我啊。

我,我在害羞个什么劲啊!」

 

看着蝴蝶结少女手忙脚乱,白皙的脸上出现无法掩盖的红晕,眼神却在无意识地望向野崎梅太郎的班级时,御子柴実琴眼神中无意识地带有了落寞。

那种感觉,又来了。

 

似乎是在刻意地躲避,但御子柴也没能争气地直接走开,他往后倔强地退了三四步,正好是可以被鹿岛和千代忽略的距离。

是关于喜欢的人的话题啊。

那是我不想听到的事啊。

御子柴这样想。

但却还是悄悄地,似乎是迫不及待地,凑过去,侧耳细听,焦急不已。

御子柴涨红的脸上显现出小孩子一般的神情,身体不停地倾向鹿岛和千代的位置,争取听到两个女生所讨论的一字一言。

那副样子似乎很好笑。

 “御子柴呢——喜欢的人呢?“

似乎是鹿岛先注意到御子柴的这幅样子。

认为他一定是觉得自己被忽略,所以才会按耐不住地想要加入刚才的话题,以至于一直在不远处偷听着,等待着被搭话。

于是鹿岛便好心地成全挚友的愿望,把刚才的问题又一次问了出来。

千代像是得救了一般,感激地望向小御子明显藏有心事的双眸。

“啊——啊,我不可以喜欢上别人的啊……我是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所有物啊——如果我和任何一个人交往了,那该有多少小羊为我伤心啊!我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不自然地抚摸着额前的红发,一副自大的样子,却怎样都掩盖不住脸上的红晕。

不知道为什么,视线在话音刚落的时候,扫到了千代的身上。

一瞬,四目相对。

御子柴眼中此刻只有蝴蝶结少女紫色的澄澈眼眸。

她紫色的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一种令人恍惚的美,明明有着耀眼的颜色,但是却在御子柴眼前,形成了透明又刺目的光。

御子柴呆呆地望着她,像是失去语言功能的机器人。

千代此时却淡然地凝望着御子柴脸上慌乱的神色,心想:啊啊,小御子又在为他刚刚说出口的话害羞了,要不要安慰一下呢。

下意识地凑过去,试探性地伸出手,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

千代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安慰方法,但这轻微的动作却像是唤醒了御子柴一般,他呆愣了一秒都不到,意识到了眼前的娇小身影正是刚刚凑过来的佐仓千代,而在他头上的那只手正是娇小少女所给予他的所谓安慰,仿佛眼前的少女是什么可怕的怪物,御子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惊叫,遂退后五六步,条件反射地做出防御的动作,佐仓千代在一旁直接因为太过震惊而石化,而御子柴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和失态,当整个走廊上的人将目光都望向这个方向时……

御子柴逃跑了——

“啊——啊!快,快上课了我回去了啊啊啊啊!“

单手捂住再也无法消除红晕的涨红脸颊,御子柴感到了深深地羞耻,狂奔而去,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

真奇怪呢。

 

*02

“一直到现在——我和野崎同学一点进展都没有。“这样抱怨着的千代,垂头丧气,像是一只没有及时得到喂食的小兔子。

千代垂头丧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御子柴忍不住这样想。

即便令她垂头丧气的人并不是我,她在意的人也不是我。

这样想着的御子柴,第一次有点讨厌野崎。

“小御子会给我加油打气的吧——?毕竟我们都是朋友嘛!“

当少女一瞬对上御子柴的视线时,她这样温柔又开心地笑了出来。

可爱的笑颜,就这样绽放在了这张令御子柴多少夜晚都会想起来的脸上。

美得似乎都有点不真实。

“嗯——当然啦,我,我可是恋爱高手嘛。“

逞强地笑着,说着违心的话语,但是这张一瞬而逝的笑脸,任谁看到,都会体味出其中虚假的成分。但是千代并没有注意到。

她侧着头凝望着窗外大片绽放的樱花,眼神平静又夹带着少女才会有的朦胧视线。

那视线的终点,是那个高大的黑发少年。

不是那个傲娇又逞强,不愿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红发少年。

 

又是这种感觉——

胸口酸痛,微微的头疼。

还有——不甘心。

全部混杂在一起,像是毒药。

这种感觉可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御子柴却倔强地不肯承认,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他要找理由开脱啊,否则他无法面对佐仓千代。

御子柴甚至脑洞出了自己在什么时候吃掉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才会留给身体这么大的负担与病痛,甚至余留给他自己这样无尽又无法消散的落寞。

 

 

“我,我今天先回去了,野崎家也不去了,有,有点不舒服。”

御子柴抓起放在桌子上的书包,像是做了什么错事一样低下了头,最后甚至不留给千代询问原因的机会,他步履匆匆地离开了,离开她。

 

「唯独加油打气这件事,我做不到。

抱歉呢。」

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御子柴说不出口。

 

「不要发展的太顺利,野崎最好永远不要注意到千代的感情,祈祷野崎快点找到女朋友,但对方绝对不要是千代,期待千代被野崎甩掉——」

这样恶劣又差劲的愿望,一个一个地出现在御子柴的心里,撑破了他不安稳的心房。

「为什么会有这么差劲的想法——!」

像是恶魔一样,御子柴讨厌这样的自己。

但是就像是无法控制一般,御子柴整个胸腔都是酸酸的胀痛感。

连同他脸上无法消去的红晕,眼神中的落寞,这都是以前的他无法想象的。

蓝到发灰的天空像是马上就有一场疾风骤雨,御子柴大步地跑,就像是在逃亡一般,穿过校园后面杂草丛生的低矮灌木,在被碎石黄土掩盖的崎岖小路上,御子柴停了下来。

一路就这样狂奔而去,脑子中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就跑到了不知道在哪的什么地方。

跑得太快,刚刚被脚下的根茎擦伤了脚踝,鲜血渗漏出来,在白皙的脚踝上格外刺眼,但是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御子柴乱了方向。

没错,“心”——乱了方向。

 

「为什么——无法给你打气呢?

为什么无法祝福你和你喜欢的人?

为什么会有祈祷你不要幸福的差劲愿望?

我和佐仓,野崎,不都是朋友吗——?

 

好不甘心。」

像是在溺水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刻,紧紧缠绕溺水者的水草,紧紧得,快要窒息。

冷静了一下,调整了回家的方向,御子柴又大步地狂奔而去。

他又逃了。

 

*03

御子柴今天难道地早早回家。

这个时候,佐仓大概正和野崎在一起吧。

他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佐仓脸上总是有御子柴无法给予她的幸福笑脸。

那笑脸绝不是因为御子柴而绽放的。

 

「算了,玩游戏好了。」

习惯性地拆开那盒和野崎一起玩过的galgame,现在无可抑制地想要玩一下。

理由很简单。

只因为众多可攻略的美少女角色里,有个小巧而又可爱的蝴蝶结少女。

 

“看到御子柴和别人在一起谈笑的时候——我会很不甘心,胸口会很酸痛!”

屏幕上的女孩子晶莹的双眼中饱含泪珠,泫然欲泣,双颊涨红,用一副令人心疼的娇羞模样,大声地斥责着主人公,也就是在创建新角色时输入了自己名字的御子柴,在好感度并没有减少的情况下,虚拟少女似乎是生气了。

凭着御子柴多年的经验,如果不及时选择正确的选项去安慰她的话,好感度肯定会下降的,急忙选择着会令好感度上升的选项,御子柴有点手忙脚乱。

游戏光标在三个选择中做着犹豫不决的定夺,视线停留在第三个选项的御子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这种感觉——不就是我最近一直会有的感觉吗?!」

「既然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的话,就请你来肯定地告诉我这是什么感觉。」

这样想着的御子柴,下意识地选择第三个选项——

「这是什么感觉呢?」

虽然他在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答案,但是他却固执地不愿意承认。

虽然这是明知故问的选项,但是他却倔强的想要听肯定的答案。

“是吃醋啦——!你这个大笨蛋——!!!!”

完全不顾好感度的下降,御子柴一瞬间愣住了,视线锁在“吃醋”两个加粗的硕大字体上,屏幕上少女涨红的脸,像极了御子柴现在通红的脸颊。

游戏手柄从手中滑落,屏幕上少女的身影渐渐看不清楚了,御子柴涨红了脸,朦胧模糊的视线中,渐渐幻化出蝴蝶结少女娇小的身影。

如同融化了一般的世界,此时此刻一片静寂,似乎只有少女一个人的身影和飞扬的橙发在闪闪发亮。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在意起她的呢?

原因是什么呢?

是不是因为佐仓千代会绽放令御子柴実琴心动的笑容?

是不是因为佐仓千代在不经意间唤他“小御子”时触动了她?

是不是因为在偶尔与他的嬉闹中,少女娇小的姿态紧紧地刻在了他的脑海?

是不是因为佐仓千代的倔强与逞强与自己如出一辙?

是不是因为那一声声轻轻柔柔的早安和晚安之类的,在不经意之间,御子柴已经习惯并且接受了?

是不是因为她偶尔的小迷糊会令御子柴有点点脸红心跳?

是不是因为……

因为她就是佐仓千代。

他所喜欢的,就是佐仓千代,就单纯因为——因为她是佐仓千代这个人。

「因为无法抑制的喜欢,所以会吃醋。」

「我大概——喜欢上佐仓千代了。」

这就是御子柴実琴,吃醋的答复。

 

*04

下定决心了。

站在厕所镜子前整理衣装的御子柴実琴,将衬衫捋平整,裤带好好扎好,头发难得洒了一点发胶,对着镜子甚至有点紧张地拍了拍自己有点涨红的脸颊。

面容——OK!衣装——OK!一切——OK!

御子柴実琴,加油——!

少年的身影与几个月前少女的身影重合,一样的紧张与心悸,一样的胆怯与害羞,一样的下定决心的方向。

迈着一样的步伐,几个月前,少女迈向名叫野崎梅太郎的少年。

此时,少年迈向名叫佐仓千代的少女——

「即便失败也好,我想要告诉她。」

喜欢她的这份感情啊。

 

「就是现在,走吧,终点是那娇小又可爱的蝴蝶结少女,我能够为其吃醋,我在意的人,我喜欢的人。」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够和我交往的话,我一定会拼命努力让你每天都笑地灿烂,只成为你一个人的所有物,让你每天都能够幸福。」

无法平静下来的御子柴,心里默默地这样发誓。

窗边的少女,就在此时,出现在了红发少年的视线中。

天晴,云朵摇曳,湛蓝的天空构成明朗的风景线,升腾的气温是名曰「恋爱」的高温,闪烁在眼眸中的光芒,是能够让我一人独占的东西吗?

你娇小可爱的身影,此时就在我的身边,紫色的眼眸中是满满的温柔,脸上挂着的放松笑颜,嘴角的弧度让我不禁也心情好了起来。

嗯——五分钟之前的那句咒语,说出来吧。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呢——

不说出来,大概会后悔吧。

就算是再怎样不坦诚的我,被大家说是傲娇也好,不诚实也罢,但是,只有此刻,我想要,想要说出我最真实的想法——

你能够,好好地听见吧?

 

“佐仓千代。”

正式地叫出她的名字。

“嗯——?”

似乎是因为被叫了全名,少女有点惊讶。

“交往对象的话。”

心跳个不停,似乎要将胸膛撑破了,涨红的脸上,滚烫的高温像是已经发烧了。

不禁害羞地低下头,耀眼的红发此刻也温顺地垂了下来。

得稍微,忍耐一下。

“啊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真是的,小御子怎么突然说起奇怪的话啊——!”

少女似乎是被戳中了害羞的心情,手忙脚乱地应答着,试图截下御子柴的下一句话,生怕出现野崎梅太郎之类的关键词。

 

不过——

我不是要说这个啦。

好好听我说啊。

 

“交往的对象啊——”

 

「仆じゃダメですか?」

「是我难道不可以吗?」

 

 

*05

我大概有好好地,把吃醋的答案告诉她吧——?

如果能够明白,那就太好了。

这就是,我吃醋的答复啊。

 

 

END


很难吃。

评论(1)
热度(82)
©盐味廷妻 | Powered by LOFTER

吃白饭的。